都市传说:华师大枣阳路门的前世

都市传说:华师大枣阳路门的前世

2020年10月,华东师大69年校庆之际,学校方面进行了枣阳路门的开门仪式。相关的新闻也可以看到诸多媒体报道此事,有的媒体关于这件事情起的标题是「重起枣阳路大门」。既然是重起校门,那必然是曾经使用过且后来又被关闭了。那是发生了什么让原有的校门关闭呢,这当中有市政规划,有商业纠纷,甚至有人命在其中。

这件事情十几年前的校友大概都有所耳闻,但需要说明的是,每个人所讲的话都有其主观性,未必都能完全还原事情的全貌,我也不例外,更何况我不是当时的亲历者,只是从校友那里听到此事的情节。只是说这件事情是存在的,但一些具体情节为了讲述的完整性需要有所加工。我姑妄言之,您姑妄听之,就当是根据这个事件改编的文学作品好了。

2013年4月20日,华东师大枣阳路460号校门关闭,宣布华师大人的“后街时代”正式结束。

全上海可能没有第二所高校,有一道小门连接着商业街和居民区、通向公园,当然在2013年4月20日之后唯一的这所高校也没有这个条件了。几十年前,在枣阳路和金沙江路的交叉路口周围,由于有居民小区以及长风公园,吸引了较多的人流量,以及华东师大普陀校区(那时只有这一个校区)的枣阳路门也在比较靠近这个路口的位置,于是在这个路口的东北角和西南角的这些门面店铺生意就相当兴隆,后来推着小车的摊贩也纷纷在此聚集,把枣阳路这一段打造成了一种夜市后街的风格。这样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被很多华师大校友当作“深夜食堂“的小马路。其实枣阳路蛮长的,但这条“华师大后街深夜食堂”大概就是南端到长风公园的枣阳路门,北到金沙江路路口,这样五六百米的距离。

就像现在的华师大中北校区的同学在招呼朋友来学校时大概都会选择去环球港那样,当时拥有“环球港”这种地位的就是这边的后街。由于枣阳路和金沙江路的交叉路口是师大二村和长风新村都是人口比较密集的社区,以及近处的长风公园还带来了稍远处的来逛公园的居民,所以上午到半夜,这里来来往往匆匆忙忙不管是华师大的学生们,还是附近小区的大爷大妈们,或是教授讲师们,不去管当时也没什么人知道的PM2.5,也不管肚子是不是真饿了,从这儿逛小摊就随便买点来吃着玩儿。整条街上飘满淡淡的烟尘,混杂着南北风味小吃的气味,也可能带有一些刺鼻的油污味道。这边是卖烧烤的,烤炉上一边烤着鱼一边烤着肉,那边是炒河粉带手抓饼,再那边还有里脊肉饼和铁板鱿鱼,再后边是卖果汁可乐和冰沙的。有的小摊旁边还摆着几个散座和小折叠桌。听上去似乎这里的环境感觉有点乱,可别忘了这里街两边还有很多有营业执照的店铺,有江浙上海菜的饭馆,也有东北大菜、川渝风味菜、新疆清真菜等等。现在还能看到的诸如阿莉餐厅、长风清真馆,都是当年后街时代就存在着的饭馆。别看门外那些小摊卫生条件可能不怎么样,这些店铺还算比较上档次的。在这些饭馆里搞个生日会、同学会、谢师宴,排面绝对够格的。当然还有很多快餐店,虽然说是店,但大概就一个窗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两手都从那小窗口里过。店面虽小,但卫生条件还是比流动小摊贩要好很多的。对于那些赚钱比较多的流动小摊贩可能积累了足够的资金,就可以买下一个店面,从流动摊贩升级成为“合法”的店铺。在这样一个人流量稳定且巨大的街区能拥有一席之地做生意,将来赚的钱也自然不会少的。

华师大枣阳路门是无人值守的大铁栅栏门,每天早晨六点开门,晚上十点锁门。但是如果锁门以后还想进,可以爬栅栏直接翻过大门,这里并没有门卫看守。所以深夜那些突然想吃烤鱿鱼或者炸里脊的同学肯定不会对爬大门感到陌生。虽然无人值守,但是如果被巡逻的保卫科看到那也完蛋了。不过,为了美食为了生活为了青春,冒着被保卫科抓的风险是值得的,至少那些翻大门的同学是这么觉得的。

诚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里的餐馆生意非常好,带来的社会问题也很明显:后街导致恶劣的卫生环境问题——油烟愈甚,遍地餐饮垃圾,人声嘈杂影响周边居民休息。这段路上,乱设摊最多时有烧烤摊位30多个、百货及其他类摊位近200个。附近居民及行人对此苦不堪言。不仅如此,绝大多数餐饮摊位所售食品的安全也成问题,食材没有明确的来源,露天烹饪脏乱不已。夜晚的烧烤摊是枣阳路夜市的主要组成部分。一到夜晚,这些摊贩纷纷占据人行道和绿化带,甚至摆到马路上,各自吆喝。2008年,长风街道城管科与公安、工商、城管中队等职能部门针对问题的根源,将枣阳路两侧的绿化带用铁栅栏隔离开,仅留下狭窄的人行通道。后街失去了摆摊的空间,这些无证摊贩们最终妥协,陆续撤走。后街瞬间清静了很多。

虽然后街没有了流动小摊,但沿街两边的店铺仍然非常多,倚仗着绝佳的地理区位优势,餐馆生意的收入仍然非常可观,还有很多手里有闲钱的小老板瞄准了这个区域,想着在谁家店面到期之后抓紧租下店面,也想借此区位大赚一笔。不过沿街的一些商铺区域的物权仍然有争议,原则上很多地面应该属于华东师大管辖而非普陀区政府管辖,于是2010年华东师大便想收回一些区域归学校所有,这下招致非常多的店家的不满。因为在一两年前市政刚刚将流动摊贩撤走,有的店铺是那些流动摊贩一咬牙一狠心一跺脚,把赚的钱都用来租店面,学校要是想收回就收回的话,那对于他们而言,这些年不仅白干了下来,一分没落着,还把店铺钱赔了进去。那些赚到钱的店面,如果店面收回,这样优越的地理位置带来的收入将无法持续,他们就要另寻出路,也相当于失去了收入来源。所以相关区域的店铺老板几乎是全员反对华师大收回店面,而华师大也不能强制执行把店面拆除,只能软硬兼施,一边谈判一边威胁断水断电,最终有些店铺还将华师大资产处告上法庭。而法院判决华东师大因为并没有房产证,合同是无效的,华师大需要为合同无效负80%的责任。但华师大资产处的体量比店老板要大的多,店老板无力抗衡,难以向学校要到赔偿金。有一家店老板是2009年12月才租下的店铺,装修了一个月,开业还不到一个月,就收到学校要收回店铺的公告。由于不到一个月的盈利费远远不足以抵得上转让费加盟费装修费,也无法向学校要到赔偿金,便反复向学校领导以死相逼。店铺纷纷挂起横幅控诉华东师大。当时的一些标语:

  • 华东师大,为人师表,表里不一
  • 桃李满天下,死人我不管
  • 给我吃饭,还我公道

当时的枣阳路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地势非常低,每年梅雨汛期都会形成严重的内涝,导致华师大也会变得像大海一样,给五六月份的教学工作带来了很大困扰。于是在2012年年底和2013年年初,普陀市政和准备对枣阳路进行维护,华师大也以此机会借口维修水道,“暂时”将枣阳路门封了起来。2013年4月20日,华东师大正式发布公告,因配合区政府解决学校与枣阳路内涝问题,即日起将关闭枣阳路门。这下,后街的店铺的财路就几乎彻底被切断了。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除了那些极少数的把身家性全赌在这里的老板,其它的店几乎都搬走了。

很少有人能追溯到枣阳路的开端,但从它终结的方式来看,华师大学子功不可没。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以搞活经济,弥补学校经费不足原因而开始的各地学校破墙开店运动方兴未艾,华师大沿着枣阳路变造出了一溜儿商铺,其中除了个别日用品商店,几乎都与饮食相关。就连正门体育馆都划出一部分面积办学和办商场。而当政策风气大幅改变,全城都在拆除违章、大搞城建之时,大学也开始矜持之际,枣阳路的消散也是难以避免的。多年的美食文化街,最终凋零到不忍卒睹而堂堂学府为了读书人的门面竟然可以如此践踏这些人苦心经营多年的成就,置这些人的利益于不顾。尽管华师大用一堵墙堵住校门实在太过残酷无情,但是那些店老板除了打出白底黑字的抗议条幅,争取一下人微言轻的学生族的同情心之外,他们的棋子并不很多。时间是会一点一点过去的,他们的生命也不是廉价到可以白白消耗在这里,最终堂吉诃德是会输给风车,鸡蛋会输给石头。无论我们对骑士和鸡蛋有多么大的敬意。

2019年,金沙江路枣阳路上的KFC也关店了(后来那儿变成了一家包子铺)。至此,那条华师大的后街已经完全“泯然众街矣”。虽然2020年10月华师大重起了这个校门,但社会环境已经不再允许枣阳路变成往日的后街了,所以还是去环球港比较好。

One thought on “都市传说:华师大枣阳路门的前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